遗志

我超好相处的!

[Spideypool]他的一天

幼稚电波系:

他的一天
Wade Wilson/Peter Parker
一颗糖,或许是两颗糖。


S


    彼特帕克的一天从拍碎闹钟摔下床开始。
    揉了揉蓬松松又乱的棕色头发,彼特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想看看现在几点了,但一回头看到的却是一摊碎壳。好吧……彼特闭着眼走到浴室,抓着牙刷摁牙膏,“pia——”于是牙膏又射了镜子一脸,牙膏怎么这么黄暴。
    彼特看着那滩牙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从柜子摸索出新的牙膏盒,一打开却发现牙膏不见了。
    “……”彼特先生有理由认为是牙膏不堪重负自己离家出走了。


    “早安梅姨,我爱你。”彼特收拾好自己后下楼,给了在厨房里的梅姨一个大大的拥抱。抱着的姿势让彼特看到了梅姨身后放着的三明治和肉饼,他面露惊恐,咳了两声,“咳,梅姨,我快迟到了,就不陪你吃早餐了,我我我想我该走了。”
    “嗯?哦那带上早餐吧亲爱的,我给你打包。”
    “不不不梅姨”彼特扶开她,然后抓着自己的滑板相机和背包一边说话一边往后退,“你吃吧我真的来不及了我现在真的该走了——梅姨再见——”
    咔嚓,门一关,彼特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他踏上滑板,穿过上学的人群来到一家就近的便利店。彼特右脚一垫滑板就立了起来,他撑着滑板站在面包货架前,“花生酱面包…恩,不要…菠萝派…喔喔不要……芝士蛋糕…好吧,就芝士蛋糕。”正当他伸手准备拿时,一阵爆破声响起,他面前的货架被推到,掺着玻璃渣的机械臂横在面前,那只机械臂又抽了回去。
    彼特:“…………我的早餐。”


    “让开!渣滓们!”那个浑身武装着巨型机械的男人放肆的破坏着街边的一切,“给本大爷说个早安怎么样!”
    “早安,蠢蛋。”
    机械男一怔,他回过头,发现自己身后的电灯上倒挂着纽约的好邻居,Spiderman。“喔,可怜的小虫子,你刚才惹怒了纽约最危险的罪犯——”机械男话音未落,Spiderman翻身一跃射出蛛丝喷在他的机械臂上并绕着他围了两圈,最后跳在机械男的背上。
    “我告诉你,你刚才惹怒了纽约最想吃早餐的英雄。”他挂在机械男的背上,空出右手狠狠的揍着机械男的头盔,“如果、天上没有、下早餐雨的话、”头盔碎了大半,Spiderman掀开他的机械头盔,“我就把你、做成早餐——”
    “pia!”
    一张墨西哥饼从空中飞来,正正的砸在机械男露出来的脸上。
    “……早餐雨?”墨西哥饼下的机械男含糊的说道。
    Spiderman皱着眉回答到,“不,墨西哥饼雨不算,我觉得你现在有比我更大的麻烦。”
    “谁会比你更麻烦!!”机械男挣开蛛丝,他的机械臂发出蓝光,他抓住Spiderman的脚踝往外一甩,将他重重的甩在了一辆卡车上,Spiderman把卡车砸了一个大坑,然后掉在地上。
    “谁会比他更麻烦?喔,当然是我了。”
一双黑色皮靴在路面上停驻下,它的主人一身红色紧身衣,手里挥舞着两把利刃。“谁允许你把哥的小蜘蛛丢来丢去,你如果不这么做我们或许可以友好的谈谈你的服装设计,谁给你建造的机械外壳,哥是说,哈哈,丑爆了,你看起来像一个低配版的变形金刚,英雄每日出门随机碰上的小兵,五分钟扫完还不爆装备的那种,而我们的少年英雄,Spiderman!他只需要花三分钟就能解决你!哦我只需要二分钟,对吧,小蜘——OH MY GOD BABY!!你躺在地上的样子性感爆了!!”Deadpool丢下刀,双手捧脸,“真希望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无论是谁,来个人帮我缝住你的嘴。”Spidey的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Baby你听说过以吻封唇吗,没听说的话我可以教教——BANG!”Deadpool低着头,发现自己的胸口烂了一个洞。他透过那个洞看见后面的机械男正举着自己发蓝光的机械臂,看了几秒,洞便愈合得不见了。
    “你们有照顾过本大爷的感受吗!本大爷要把你们屠宰殆尽!”机械男发出一阵狂嚎,他全身的武器都开始运转,踏着车辆的碎壳狂奔过来。
    Spiderman慢慢的爬起来,他看见前方Deadpool正在单方面的狠揍那个机械男,他正想皱眉走过去提醒他别下手太重了,耳朵却听到了后方大厦上的荧屏播送的新闻,“曼哈顿下城市政中心区的市政厅目前遭到了不明组织的袭击,多名政要官员被困,警方目前已发动集中警力前往营救……”
    Spiderman转身看到荧屏上市政厅围绕着大量警力,而市政厅门口正站着全服武装的犯罪份子正控制着入口。“Damn!Deadpool,我不能待在这里了,他是派来拖住我的,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市政厅,我得赶快过去,这里交给你好么,把他送到警局去!——要活的,思维功能说话能力正常的那种。”
    “求我啊宝贝。”
    “……” Spiderman牵着蛛丝就荡远了。
    和一群机械男硬拼是愚蠢的,他现在最主要的是把里面的官员带出来。Spiderman停在市政厅楼顶,倒着往窗下爬去。一,二,三,四,五会议室内只有五个武装罪犯,政要们脸色铁青的坐在凳子上,与那五人僵持不下。
    “老头,你到底做不做交易,我是不是忘了说,赌注是你的脑袋?”其中一个罪犯走向前,用顶了顶一名官员的头。“你确定不是你的脑袋吗,罪犯先生?”Spiderman靠在门檐上,耸耸肩。他侧身躲过朝他射来的子弹,一脚撂倒旁边的罪犯,单手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他砸到另一名罪犯的脑袋上。“一,二!哦哦我是不是该斯文一点毕竟我们在市政厅打架呢!”身形魁梧的光头男举起机枪朝Spiderman扫去,他跪下膝滑倒另一侧伸手射出蛛网捆住光头的四肢。“三,有点像捆绑游戏不过是他惹我的,我有努力在斯文点。”Spiderman耸耸肩,顺便一卷揍晕了身后想袭击他的人,“现在是四了。”
    最后一名罪犯显得有点紧张,他扣动手机的枪却发现空匣了,单独面对一位超级英雄难免会慌乱,我们能理解。他抓住一张椅子就冲来,然而却因为跑的太快一跤跌倒撞在自己手里的椅子上,晕了过去。
    “五,谢谢你配合,兄弟。”Spiderman鼓了鼓掌,“先生们女士们,跟我出去吧,我想这里不适合继续看秀了,Spiderman表演结束了。”
    “我们为什么相信你?如果你和他们一样另有所图呢?”刚才铁青着脸被枪点脑袋的人开口了。
    “哦先生,你不能从《号角日报》上认识我啊,再说我所做的大家有目共睹不是吗?”
    “我们相信Spiderman,”一位女士开口了,“可你真的是他吗?我们可没有见过真正的Spiderman,换上衣服任何人都可以伪装成他。”
    “呃…我觉得他就是!”年轻的实习秘书站了出来,她看起来有些脸红,“我是Spiderman的粉丝,只有他…才会有这么好看的腰线!”
    Spiderman沉默了一会儿,“……谢谢你帮我证明身份。”


    彼特帕克一如既往的迟到了,他偷偷溜进教室后门,在最后一排找了个地方坐下。早餐没吃,他真的饿坏了,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弗莱舍听到他肚子叫的声音,便凑过来丢给他一个面包,“嘿老兄,看新闻了没!”彼特接过面包,拆开咬了一大口,然后含含糊糊的问弗莱舍,“啥新闻啊。”
    彼特凑上去看了看弗莱舍的手机,上面是Spiderman正一个一个往下救政要官员的照片,“哇彼特,这哥们酷毙了。”彼特耸耸肩,继续往下看,第二张照片是警局门口,交给Deadpool解决的那个机械男此刻正倒吊在警局门口,他被大卷的胶带固定在路灯上,身上还写了几个字——蛛丝用完了,将就一下。“噗嗤,”彼特在课堂上笑出了声,“是啊,这哥们酷毙了。”


    中午彼特在食堂吃完中餐后就跑到学校操场的看台上,他坐在最高的那一层,借着旁边的宣传板遮阴,他咬着眼镜架,思来想去还是带上眼镜然后掏出手机,给韦德发送了一条谢谢的短信。韦德回得很快,他发了一句it's ok,然后加了超多爱心之类的emoji。彼特还想再回句什么,不过,他总觉得回个什么都很奇怪。他握着手机显得有点踌躇,这时韦德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啊,韦德,有事吗?”
    “哦哥只是觉得,谢谢应该当面说喔,不能用一条短信敷衍了事呀对不对,小彼特,你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喔…谢谢!真心的,认真的,诚恳的。”
    “其实我打电话来是想问你下午有没有时间跟我一起吃饭。”
    彼特被电话里忽然正经的低音炮吓了一下,或者是被电了一下,当然彼特绝对不会承认了。“你说什么?”彼特转着他的大眼睛,假装自己没听清。
    “我说,你下午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吃饭。”
    彼特觉得自己耳朵要烧坏了,他别扭的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好啊,我们下午约个时间地点吧。”
    “不用,你下课了我来学校门口等你,我知道你几点下课。”
    “恩,好。”
    好奇怪啊!好别扭啊!他为什么要这么正经啊!彼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偶尔他们也会一起吃饭,但是好像都没有这样…呃…这样…他不知道!韦德威尔逊先生你搞什么鬼,难道是他自己的问题吗?难道他要说韦德先生我最近总是不自觉的想你吗?怎么可能!他怎么知道自己下课时间?喔这个要知道太简单了…彼特其实还想再说点什么,必须,你现在在干什么?不不不太傻了太奇怪了,好像他很想知道似的,他才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什么?”
    “什么?”
    “……什么?”
    “……我说出来了吗?”
    电话对面的韦德沉默了一会儿,“是我的脑子说的还是你说的?”


    下午上课的时候彼特认真的做着笔记,可他的脑子好像总有那么一小块滋滋滋的想着另外一个人。弗莱舍推了推他的肩膀,彼特抬头看到弗莱舍不解的眼神,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作业本,已经画了两行的线条了。
    “哥们儿,你这个情况不妙啊。”弗莱舍一副特别懂的表情看着他。
    “不,你想多了。”彼特赶紧否认。
    “喔,我还没说是什么呢,你这算不算自打自招啊。”弗莱舍笑得像引猎物上钩的狐狸,“哪个妞,我们年级的?”
    “都说了你想多了,哪个妞都不是。”彼特拍开弗莱舍搭在他肩上的手,“听课吧你,老师往这边看了。”
    “不是妞,那是哪个汉子啊?”弗莱舍再次凑过来跟他勾肩搭背。
    “Spiderman,”彼特认真的回望他,“我要爱Spiderman一辈子,有他有我,没他我也不活了,这个回答你满不满意。”
    弗莱舍也认真的用“你有病”的表情回望着他,几秒后,他们被老师赶了出去。
    这节课是上不成了,彼特朝弗莱舍飞了一个都怪你的眼神,弗莱舍耸耸肩,勾着他的脖子来到篮球场。
    “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的球技是怎么突飞猛进的,来,我们练两把。”弗莱舍朝他拍拍手掌,身子往前倾着,准备好防守。“到时候你又说我虐你。”彼特拍着篮球,然后从弗莱舍眼前一晃而过。“不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啦!”
    几场下来,两人都玩累了,彼特看看手机,“快下课了,冲完浴走吧,弗莱舍!”弗莱舍拍了拍球,上跳一个篮板。“啊彼特你走吧,我和科文他们约好了下课在球场见,他们会带女生过来,你要不要考虑~留下~”
    彼特头也不回的走进冲浴室,“谢谢,我的心属于Spiderman!”
    等他走出校园,韦德正站在路灯下,夕阳透过他的连帽衫,给韦德的侧脸散了一层光晕。Damn…彼特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小跑到他面前说了句抱歉,韦德大手挥了挥,“没事,我订了中式餐厅,咱们偶尔尝试点别的。”
    彼特帕克讨厌韦德威尔逊看起来正经的样子,非常讨厌,他就像一台损坏的收音机,不停的播放噪音,这些噪音可有可无,忍受不了就关掉,但它突然接受到对的路线,向彼特的耳朵里传送着一阵一阵的音乐,低沉,带有强节奏的旋律,彼特不想听,但他忍不住去听。他宁愿韦德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讲黄色笑话,这样他还有理由糊他一脸。
    彼特帕克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FUCK!!!哥做错了什么?!”韦德看着彼特突然一拳揍向自己的肚子,瞬间蒙逼。
    “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有点想揍你,好了,我们走吧。”他的心情轻松愉悦了不少。
    “喔,baby,你有没有看过一个肥皂剧叫《我的野蛮女友》?”
    “谢谢你再次给我揍你的机会,心怀感恩。”


    彼特其实不是特别能吃辣,但是他还蛮喜欢那种带着甜味的辣酱。“去过中国吗?哥去过几次,喔,这个跟真正的中国辣比起来简直像瘸腿老太太。”韦德右手夹着一块鸡肉,彼特看着他手里的筷子,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勺子和餐叉,“所以你会用那个东西?那个,筷子。”
    “你想学吗。”韦德其实没有真的在问他,他夺过彼特右手上的餐叉,把自己的筷子塞进他手里,韦德掰着他的手指握住筷子,自己又重新拿了一双,“看好,这样,拇指夹住,食指和中指顶着,对对。”
    “我感觉自己握了两只笔。”彼特看着韦德的手很轻松的将筷子打开又合上,可他的手指却像在打架似的。
    “Oh honey,这和握笔的手势不一样,你看,你得握上一点才能把它们打开。”韦德抓住他的手调整姿势,“就是这样,试试夹起那块肉。”
    彼特对准那块看起来沾着红红辣酱的肉,然后艰难的打开筷子,夹住肉,再艰难的夹起来。吧唧,肉摔回了盘子里。
    “好吧,这玩意儿是技术活。”彼特再次尝试,结果仍然是夹不起来。彼特懊恼的咬着筷子,“算了,我不太适合用这玩意儿。”
韦德盯着他,然后也耸耸肩,帮他把菜夹进盘子里。


    吃完晚餐后,一整个夜巡彼特都有点心不在焉。他就不该在晚餐结束的时候挑起那个什么做个好人保护纽约的话题,聊什么不好——彼特在讨厌了韦德正经的低音炮后,又讨厌了韦德倒映着自己身影的眼睛。当他说句那句话的时候,韦德的眼睛里有红色灯笼的倒影,还有窗外唐人街五光十色的烛火,韦德的瞳孔是比他自己瞳孔颜色要更深一点的茶色,彼特不知道那是什么,很多光线和颜色在他的眼睛里聚拢了又散开,当他看着他的时候。
    “小可爱,看着你脚下的路好吗。”Deadpool抓着Spiderman的手跳过了一个屋顶。彼特赶紧回过神来,“抱歉,啊哈,今晚真够平静的。”
    “不是每天都会像拍电影那样对吧,纽约没那么多大事发生。”Deadpool叉着腰,看着脚下的街道,“看,那条街上有三条狗在交配。”
    “不好意思,我的面具有点隔音,听不见你的后半句呢。”
    “哇,那条黑色的大狗好像咬开那条黄色公狗了,它要抢人家的女朋友了,喔,喔!!它居然准备上那条公狗!!”Deadpool爬在栏杆上大吼大叫,“老天,真是条汉子!”
    “……都跟你说了我的面具隔音——等等那是史密斯太太的狗!!”


    一整个晚上,他们没抓到什么罪犯,但救了一条差点失身的公狗。彼特抱着狗狗,它害怕得在彼特怀里颤颤发抖,“我把它送回史密斯太太家,咱们就在这里散了吧。”
    “纽约的好英雄,救人也救狗。”韦德倒退了两步,“那baby,再见啦,哥哥在梦里等着你。”
    “谢谢,如果你非要睡前还恶心我一下的话,我不介意现在送你进梦里。”彼特抱着狗狗转身,走了两步,他又转过头,发现韦德还站在那里。
    “今天过得怎么样,韦德?”
    “很好。”
    很好,彼特。


D


    韦德威尔逊已经很久都没有真正的一天的概念了。
    或者几天不合眼,或者一睡就好几天。最近他答应彼特陪他一起夜巡后,除了他个别暴力血腥的冒险,他的生活规律好像渐渐也正常了许多。
    今天韦德睁眼的时候,墙上挂的spidey闹钟正好跳到七点整。
“Ahaa…早安,Spiderman!早安,Deadpool!早安,脑子!”韦德躺在沙发上,正愁着要不要起床,还是趁着早上的生理反应来一发。恩…不,还是做些有意义的事,哥想看到小蜘蛛,现在,马上。韦德蹭的一下坐起来,抓了头套塞在口袋里,戴了棒球帽穿上外套就准备出门。
    “喔喔喔,不对,忘记刷牙了……万一今天可以和小蜘蛛接吻喔!”
    韦德先生非常讨厌牙膏的味道——但他从彼特先生那里顺了一只牙膏后,韦德先生刷牙的次数变得频繁了。
    【没有人可以阻止Deadpool顺手牵羊,没有。】
    【嘴巴里充满小蜘蛛的味道感觉好吗,朋友。】
    “还好,兄弟,爽爆了。”
    【等等,你们能不能不要把刷牙搞的那么奇怪?】


    韦德收拾完自己,去熟悉的早餐店买了个墨西哥饼,就顺过去彼特上学的路上,他坐在楼顶,一边吃早餐,一边瞄到彼特滑着滑板进了一家便利店。
    【好了,让我们打开TV show——小蜘蛛的一天!喔小蜘蛛现在正在买早餐,我打赌今天早上他的梅姨做了肉饼。】
    【Deadpool,能不能拿下你的面具再吃饼。】
    “喔我忘了,”韦德扯开自己的面具,咬了一口早餐,“他又咬手指了,他选东西的时候就会这样,我猜他会拿——FUCK!!”韦德站起来,对面的街上突然冲出来一个武装着的机械男,他东锤西砸,一拳正好打在彼特所在的便利店。
    “那个傻逼!”Deadpool掏出手机,翻着翻着联系人拨通了一个号码,“你是不是有病!我的甜心连早餐都没吃你就让他打架?”
    “什么?剧情需要?”Deadpool叉着腰,朝电话大吼,“去你的剧情需要!这场架哥来打,哥管你怎么设置!反正两千个字以内他必须吃上早餐!!”
    Deadpool看着对面街道上,彼特已经穿上了制服捆在那个机械男身上,他一手把自己的墨西哥饼扔过去,正中那个人的脸。“你什么时候让我泡到他——不说了哥要过去了,麻烦你下一章让我狠狠的泡他,谢谢。”Deadpool挂了电话,从楼顶跳了下去。
    “谁会比他更麻烦?喔,当然是我了。”
    废话,当然是你的好爸爸我了,上一个把小甜心甩出去的人现在正在地狱捡肥皂。Deadpool非常不耐烦的吐槽了面前这个结合了人类史上丑陋造型特点的机械男,他怎么敢出来接受旁人的目光。
    【老兄,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回头看看你的蜜糖,有惊喜。】
    什么?Deadpool说着说着回头一看,他的小甜心正躺在地上,腰部曲线和紧致漂亮的臀部映入眼帘,“OH MY GOD BABY!!”
    Deadpool扔掉自己手里的刀,双手捧脸,彼特帕克万岁!彼特帕克的屁股万岁!他就喜欢这种乱给自己发福利的好作者!真希望自己戴了相机之类的……BANG,他胸口重了一枪,后面有个丑八怪显然不怎么满意打架的时候开小差,Deadpool眯着眼转过头,“你妈妈有没有在你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告诉过你一些人生道理,比如不要惹穿红色紧身衣的人?”Deadpool双手撑地抓住双刃,翻身踢爆了机械男的右臂激光,“估计没有吧,机械男,作者连名字都不给你取,怎么可能会有妈妈呢?你这种人最多嚣张1103个字。”
    “我有妈妈!!我也有名字!!我的名字就是——”Deadpool一脚踹上他的脑袋,机械男猛地往后倒退了几步,重心失调他倒在了地上。
    “这里交给你好么,把他送到警局去!”
    “求我啊宝贝。”
    说完这句话Spiderman就荡远了。
    Deadpool走到机械男前,左脚踩着他的胸口,问道,“哥们儿,你有没有去支持过美队3的票房?”
    “你在说什么东西!!”
    “看来是没有,哥只是想提醒你,别像斯塔克那个傻子一样把能量源设计在胸口中央。”Deadpool用右手的刀柄从机械外壳中央捅进能量源,一阵爆炸,机械男彻底晕了过去。
    “Woo!有那么一瞬间哥感觉自己像美国队长!好了你这个没带脑子就出来上幼儿园的蠢猪,再见!”
    【等等兄弟,甜心让你把他送到警局去!】
    【我觉得你把他丢在这里会让小可爱生气的,把你倒吊在桥墩上那种生气,——不过他不知道你这个角度可以瞄他的衣领里面。】
    “GOD…”Deadpool狠狠的踹上机械男一脚,“什么破烂玩意儿!”


    Deadpool把机械男拖到警局门口,警局里没什么人了,他左顾右看,走进警察办公室里发现了一箱胶带。“好,这个想法很好,毕竟我不能射出白白的黏黏的东西捆那个蠢猪一身。”
    【你形容蛛网的词语是不是有点奇怪。】
    【事实上你可以,当然,我说的不是蛛网。】
    Deadpool用胶带狠狠的把机械男捆住,然后倒挂在路灯上,用了三个胶带固定住。“太胖了这蠢猪!好了,完成了,像Spiderman的杰作吗?”
    【很像!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
    【等等!一点都不像吧!!】
    “哥得留点什么,比如写个这是Spiderman做的之类的……”他又跳下来,最后在警局里找到纸笔,然后写了几个大字,贴在机械男的身上。
搞定!现在估计彼特已经在学校了,韦德躲进角落里,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走出来,他得去看看那个该死的同人作者现在有没有让彼特吃上早餐。韦德爬上了教学楼对面的天文馆,手里握着望远镜。
    【那个男生是谁?】
    “不知道,彼特的朋友吧。”
    【上课勾肩搭背的朋友?】
    “不知道,你好烦给哥闭嘴。”


       中午的时候韦德比彼特先到操场,韦德坐在楼顶上,这个位置能看清彼特坐在球场看台上写作业,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变态爆了,他就像,不对,就是一个偷窥狂一样,如饥似渴的监视着彼特的一切。他看见彼特咬着他自己的眼镜架,他踌躇的时候遇到选择的就爱咬点什么,眼镜架,笔盖,他的下嘴唇,还有大拇指。彼特在玩手机,韦德看着自己的手机,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
    结果他先给他发了短信,一句简单的谢谢。又是谢谢,我要是有一天强吻你你是不是也要跟我说谢谢?韦德快速的敲了一大堆emoji过去,然后还不等彼特回给他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彼特坐在屋檐上,而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正在他背后的那栋楼顶上看着他。韦德问他愿不愿意下午和自己一起吃晚餐,圣母玛利亚保佑他的视力,那小子绝对是在听到的那一瞬间红了耳朵对吧?韦德掏出望远镜,整只左眼视线放大到只能看见彼特的耳朵,耳根是粉的,耳梢是血红,韦德觉得那尝起来一定有点甜又有点辣,像味道奇怪又好吃的东方料理。
    Boy,Boy,我想尝你的味道。
    狠狠的,像头狼一样把你拆之入腹,从柔软蓬松的头发,到粘着汗液的皮肤,一直到表皮下流动的血液,和五腑四脏。最好你彼特帕克骨头里的骨髓,都沾满了韦德威尔逊的气味。
    【蠢蛋他在跟你讲话,停止一下你的脑内。】
    【是啊我们并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什么?”
    “什么?”
    Oh honey我不是在跟你说话,我在和我的脑子……“什么?”
    “……我说出来了?”
    好,这下韦德彻底糊涂了,你们都不想知道什么啊?!


    韦德中午随便吃了点火腿三明治之类的,要他说这种玩意儿简直难以下咽。他只是为了把里面的火腿挑出来吃,然后三明治——扔在垃圾桶上,爱谁谁吃了吧。韦德坐在楼顶上,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BGM,不对,随身携带的旧磁带机。摁下开关键,带些杂音的音乐开始不太顺畅的播放着。他花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来观察彼特的生活,和朋友打闹,被老师责骂,在篮球场上大放光彩。韦德靠在墙上,看着远处的彼特,跟自己的脑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
    【意大利美食也不错啊,总之我不赞同印度菜。】
    “没错,我觉得那玩意儿就像加了[]的[]一样,你们懂。”
    【等等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有个愚蠢的孩子给我的言行打码了,不   要在意括号,我的本意是[],你们能懂!”
    【懂了,[]。】
    “聪明。我们去中式餐厅。”


    【等等,左脑,[]到底是什么?是[]吗?还是[]?】
    【闭嘴,右脑。】


    韦德当然笃定了彼特不会用筷子,他嬉皮笑脸的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私心把自己的筷子放进他手里。耶稣啊,告诉我,这哪里能算吃豆腐呢?韦德挂着挡不住的笑容,用他的手握着彼特。上一次他们握了这么久,还是彼特的蛛网发射器坏了他抓着他死死不放,你看,纵使没有危急时刻,韦德也能找到各种握他手的办法。
    “好吧,这玩意儿是个技术活。”
    DAMN!!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彼特一定会咬筷子!韦德心里的小算盘转得飞起,彼特帕克,老子太了解你了,想间接接吻简直是太他妈容易的事情了!
    【哇,小甜心的牙齿真好,很白很坚硬。】
    OH,哥想让他的牙齿和哥的‘武士刀’比比看谁更坚硬。
    【吃饭的时候想这些这不太好吧,我是说,我们可以留到饭后想。】
    哦哦哦哦哦他舔我的筷子了!!这小屁孩儿是故意的吧!!
    【韦德,我感觉到‘武士刀’有点不妙!】


    韦德伸手把彼特嘴里的筷子拿下来,“别咬筷子,怪撩人的。”
    彼特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脑子飞快地转了两下一网糊在韦德先生的脸上。
    “哥又干啥了啊??!”
    “所以,我们吃完就夜巡?”彼特伸手把韦德脸上的蛛网扒拉下来,刚才是他动作快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那个!
    “真希望我也能一言不合就射你一脸……喔嘿!嘿!别动手!是的是的我们吃完就夜巡,小英雄少不了一天没维护城市安全。”
    “现在不是还有你帮着我么。”彼特交叉双手看着他,“新晋的,准备做个好人的Deadpool同志。”
    “你搞错了,哥从头到尾没说要保护纽约。”韦德夹起最后一块肉,伸着筷子把肉塞进彼特嘴里。“你保护纽约,我保护你。”


    一整个夜巡彼特看起来都像是掉了一块魂儿似的,韦德想,难道是因为他说了那句有点奇怪的话吗?
    【恕我直言,确实有点奇怪了,听起来像是你准备泡他的宣言。】
    【什么,他泡人还需要宣言?】
    你们两个几个意思。
    【两个意思。】
    【两个意思吧我想,我们没有第三个脑子。】
    Deadpool看着走在他身边的Spiderman,他好像没有意识到他们要跳过这个屋顶,这是不是就意味着现在牵他的手跳过去也不会很唐突啊。他的小蜘蛛总是给他制造乱七八糟的机会,哎呀,哥哥真是爱死你了。
    “小可爱,看着你脚下的路好吗。”
    “抱歉,啊哈,今晚的纽约真平静。”
    Deadpool听着Spiderman说话,眼睛却注意了街道上一条打扰了两只恩爱小狗的大狗。“看,那条街上有三只狗在交配。”
黑色的大狗咬开了那条黄毛小公狗,Deadpool觉得它肯定下一秒就要驰骋在那个小可怜的女朋友身上了吧,万万没想到,大狗一个转身骑在了小公狗的身上。
    “老天!!真是条汉子!”
    【老天,我真心居然觉得一条狗都比你强啊!】
    右脑,你帮我问问左脑它是不是想死。我不想和它直接对话。
    【左脑,你是不是想死?】
    【不想 : ) 】
    【左脑说它不想,附带了一个冒号和半个括号。】
    好,明白了,今晚楼顶上的野猫夜宵就是脑花汤。


    Deadpool跟着Spiderman跳下屋顶,救了那只被骑在狗下的黄毛小公狗。彼特扯下自己的面具,把那只狗狗抱起来,“咱们就在这里散了吧。”
    “好,哥哥在梦里等着你。”言下之意就是最好梦我梦到明天早上起床洗内裤,当然,彼特不会的,这是他自己才干得出来的事。
    韦德看着彼特一手抱着狗狗,一边往自己身上套外套,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着自己,“今天过得怎么样,韦德?”
    “很好。”
    很好,但还能再好一点,彼特。
    还能再多一点,彼特。


S


    躺在床上,彼特例行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一天,这些事情,那些事情,把他的一天堆的满满的。彼特又想到了韦德,那个疯子,今天挥手道别的时候,他问了他一句,“今天过得怎样?”,韦德看着他,然后缓慢的说到,很好。——很好的一天是怎样的?彼特看着天花板,开始幻想韦德的一天,比如在墨西哥餐馆浪费时间,去泡雇佣兵酒吧,或者在家里看无聊又色情的电影,他的一天,大概是这个样子的吧。与他隔着几条街区外的韦德,正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墙上巨大的spiderman海报,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晚安。思绪渐渐退开,睡意涌起,彼特也眯着眼,然后朝空气轻轻说了一句晚安。但有些事情,彼特帕克大概要很久后才会知道,原来韦德的一天就是他的一天,韦德的一天,充满着他的影子。


D


    躺在沙发上,韦德例行的回顾了一下彼特的一天。这些事情,那些事情,把彼特的一天堆的满满的。如果他能够占据更多时间,就像晚餐、夜巡之外的,早晨,中午,下午茶,每一个每一个时间点,再也不用站在他察觉不了的地方观察着。韦德正在努力着,努力占据彼特的所有时间,他知道他有一天会成功。彼特睡前有说晚安的习惯,韦德看着墙上的Spiderman海报,也一遍又一遍说着晚安。但有些事情,韦德威尔逊大概要很久后才会知道,原来即使他不在彼特帕克的身边,这一天,他也占据着彼特的脑海,彼特想了他一整天,彼特的一天,充满着他的影子。


end.


天呐,我太喜欢彼特明明就喜欢韦德还被他正经的样子苏的要死偏不承认的样子,还有韦德明明脑子里全是黄暴思想还是在彼特面前能够正经的深情的样子(好我承认这样超级OOC
我下一次要写彼特同学忍不住去撩拨韦德先生的样子(喂)肯定超可爱^q^
不过我真的差点忘记我还有一个灰狼坑呢 ´_>`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