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志

我超好相处的!

【锤基】《我讨厌你》一发完

哦天。

YRX精病:

洛基和索尔青梅竹马高中同学设定,算是治愈甜,剧情很简单。


——————————————————————————————


洛基非常不喜欢聚会。


一堆不认识的人挤在一起,交谈着股票,足球,最近的艳遇。洛基是一个讲究效率的人,这些统统被他规划为无效社交,而所有无效的,带不来收益好处的事情都应该被删除,这是洛基一直以来信奉的教条。


但是他还是在这了,因为索尔喜欢。


“嘿,洛基。”金发大个现在人群中举着酒杯冲他笑着,他在任何地方都像是会吸引一切的光源,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热情,活力。洛基讨厌热情。


他低头给自己换上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微笑——露出八颗牙齿,眼神温和又优雅,标准的社交微笑模板。洛基抬起腿向被人群围着的索尔靠近。


刚靠近人群就听见索尔大笑的声音,这个笑声他太熟悉了,他甚至能从索尔的笑声中听出他不同情绪:笑声比较短,间隔时间长,说明他做了什么坏事,比如又把不同颜色的衣服一齐塞进了洗衣机。声音尾声拖的很长,说明他在撒娇,没错,你很难想象这么高的大个子撒起娇来的场景,不过洛基倒是挺吃这一套…


从现在看来,今晚这个无聊至极的高中同学聚会倒是真让索尔开心的。


索尔自然而然的搂过洛基的腰,喝光了杯中的葡萄酒:“洛基,他们刚刚一直在念叨你,毕业这么多年大家也都挺想你的,而你却从来不愿意和我一起参加同学聚会。”


哦,得了吧索尔,只有你才会相信那些假的要命的客套话,洛基想。


“你们两个关系还是这么好,真羡慕啊。”戴眼镜的路人甲赞叹“高中的时候你们两个就形影不离的。”


“没错。”洛基装作无奈状的耸耸肩“都是他一直粘着我。”


这句俏皮话很成功的引起了人群的一阵哄笑,气氛立马变得更火热了。


洛基是个精致的表演家,他懂如何交际,如何利用,如何周旋,这些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特点,巧舌如簧,虚伪至极。


一阵热闹中洛基悄悄的离开人群,在会所里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点燃一根烟,所有人都认为索尔是洛基的一只跟屁虫,只有他自己知道真相才不是那样的。


索尔小时候就是整条街的捣蛋王,今天不是砸坏了邻居家的窗户,明天就是染一身泥巴回家。


洛基从小就喜欢安静,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身体虚弱而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他玩。自从有一次索尔翻进他家院子偷苹果,发现他一个人在画画时,他就像一颗牛皮糖一样黏上洛基了。


小小的索尔摸了把鼻涕,真挚的说:“天呐,瞧这个小可怜,一个人多孤独。那以后我就当你的朋友吧。”


洛基讨厌被可怜,所以他讨厌索尔。


这种讨厌一直延续到他们长大,期间他们一起上了小学,上了初中,最后还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洛基的讨厌,也从那张满是鼻涕的小脸,扩充到总是摸他脖子的手,总是对着他笑的眼睛,总是抢他书包背的后背,总是让他帮他写作业时讨好的神情,还有怎么样都无法拒绝的自己。


所有人都认为一直是索尔离不开洛基,你看呀,洛基这么吝啬,从来不给他好脸色,他却总是笑脸相迎,你看啊,洛基这么坏,总是整蛊他,他却傻乎乎的说没关系。就连有时洛基也觉得自己刻薄的过分,而索尔却从没和他红过脸,还是每天早晨天没亮就在等在洛基家门前,手里提着买好的早点。


后来索尔参加了足球队,每天都要去操场练习,一开始洛基也会被索尔求着去看几次,他嘲讽裙子穿的超短呼喊着索尔名字的那些女生们,他讽刺赛后和索尔拥抱在一起的队员,他觉得这一切都傻透了。


放学回家的时候,索尔背着洛基的书包,跟在他的身后:“洛基,你觉得我今天踢的怎么样?”


“恩,还行。”洛基踢着脚下的石子。


“那…你这个星期六会来看我的比赛么?”索尔满怀期待的问他。


“不会。”洛基转过身冲过去拽下自己的书包“因为我觉得那简直傻透了。”


索尔整个人都耷拉下来,瘪瘪嘴:“哦。”


洛基烦躁的快步向前走,走到一半又折回来,从索尔书包里拿出数学作业,硬着声音说:“快说,今天你们班布置的作业是什么,我还赶着回家呢。”


索尔立马又恢复了生机,抬起手摸着洛基的脖子:“如果你这个星期六没空也没关系的,反正我以后比赛的机会多着呢。现在时间还早,这么着急回家干嘛,我们一起去游戏厅玩一会去。”


洛基讨厌游戏厅。


索尔那只手好像太阳,洛基觉得有股热度源源不断的向他袭来,就快要把他灼伤,他偏过头,小声的说:“好吧,只玩二十分钟。”


索尔搂过他的肩膀,拥着他就往游戏厅去,一路上讲着足球队的笑话。


洛基更讨厌索尔了。


一切就这样慢慢发生了变化,索尔拥有了很多新朋友,他乐观,热情,大方,健美的身材,那一头金色的头发,都让他在同龄人中大受欢迎。


他的课余时间被足球赛,联谊,训练填的满满当当,留给洛基的时间越来越少。


一开始洛基对自己说,这样正好,烦人的傻大个终于不会打扰他了,他再也不用应付索尔的笑话,再也不用帮他写作业,补课,而索尔也不需要忍受他的嘲笑和坏脾气,这可真是双赢。


人如果一直寂寞的话,并不会觉得寂寞有什么,就像从来没有感受过阳光的人觉得黑暗就是最美的,但被阳光照耀过之后,回归黑暗的心就变得格外潮湿和不能忍受。


洛基在连续一个星期失眠,食欲不振,格外暴躁,并且把所有能找的原因都找了,能怪的人都怪了,最后终于不得不承认,那个他最不想承认的真相:


并不是索尔需要他,而是一直以来需要陪伴,包容甚至爱的那个,只有洛基。


承认之后洛基做了一件他十几年以来最丢脸,最操蛋,最娘炮的事,他直接抑郁了。


抑郁症的症状很明显,但洛基是个怪胎,他本来就和平常人不一样,他更阴险更敏感更讨人厌,但当一切愈演愈烈,在他成功挑起好几起校园骚动之后,学校和家长不得不开始重视,并给他安排了一个心理医生。


心理治疗的过程很无聊,问题也很无聊,洛基甚至开始觉得索尔的足球赛也没有那么傻气了。


“你父母经常陪你么?”


“从小到大见到他们的次数不会超过史塔克的身高。”


“听说你很乐忠于班级职位和成绩追求,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难道心理治疗就是问这些不痛不痒的问题?那可真是太无聊了,无聊透顶,我自学一本心理学都比在这浪费时间来的强。”


心理师没有一点被冒犯的感觉,她翻着手中的档案,叹一口气:“洛基,从你的老师家长的反映上看,你抑郁的根本原因是缺爱。”


“没有。”洛基低着头,完全没了刚刚的刻薄不恭,手指不停的在沙发扶手上摩擦。


“缺爱会导致归属感缺失,安全感严重不足,放弃对爱的追寻转而过度追寻自身的安全感,比如对成功的过度渴望,对财富和权力的痴迷,害怕静下来面对自己的内心,无法容忍自己的无所事事。缺爱者由于没有归属感。”心理师直视着洛基的眼睛:“洛基,你有归属感么?”


洛基沉默了一会,抬起那双经常透着高傲的眼睛,此刻它们雾蒙蒙的:“曾经有,现在没了。”


“发生了什么了?洛基?”心理师温柔的询问。


“我有一个…朋…”朋友这个词到了洛基的嘴边,被他硬生生止住了“我身边有一个人,后来他离开了。”


“离开?”


“就是不理我了。”洛基恶狠狠的咬着牙,但一会儿又觉得很委屈。


“为什么不理你呢?”


“因为我对他太坏了,我一直都是个坏蛋。”


“你一直以来都是用恶劣的态度反复考验对方的,试探对方对你的底线,来验证对方对自己的真心不变,其实你…”


“不。”洛基打断心理师的话,眉间皱起深深的沟壑“我讨厌他。”


走出心理室的时候洛基觉得自己完蛋了,他这抑郁症治愈不了了,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高智商反社会人,虽然他确实存在着暴动因子。他以后应该会出现在各种各样的社会新闻里,通缉令里,妈妈用来吓唬不听话熊孩子的故事里,而索尔这家伙没准会和他的孩子炫耀:“看到那个恐怖组织的首领了么,他可是爸爸以前的朋友,还帮爸爸写过作业呢,爸爸厉害吧。”


洛基已经看到了自己世界在崩塌,他觉得操蛋极了。


一根烟在指间燃烧完了,洛基扔了烟头,对着窗户整理了一下发型。


如果当年没有那一场告白,洛基现在也不会这么社会精英的出现在同学聚会里,没准真的被全民通缉了,现在想想也许恐怖组织的头头这个身份更符合他。


那是洛基心理治疗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甚至觉得应该策划一场完美的大事件作为他终极反派生涯的开端。


他背着书包走在清晨无人的小道上,周围一切安静到仿佛这个世界都是静止,只有他一个人还醒着。


所以当一个声音远远的后面呼唤你的名字时,是那么突兀,动乱,不可置信的。


洛基转头,看见一个金发的大高个正迫不及待的向他在一路狂奔,气喘吁吁,却带着生机,火苗,他甚至张开双臂。


在索尔跑到眼前之前,洛基的心里变幻了千百种开场白,甚至分裂出千百个自己,都在叫嚣着别理他,转头就走,或者狠狠的整他一顿,只有一个小声音,怯懦的说:“等一下吧,等一下吧。”


最后洛基判那个胆小鬼获胜。


索尔拽住洛基的手臂,生怕他随时走了一样,低头喘气深呼吸好久,才抬起脸露出一个傻笑:“一起上学吧,洛基。”


“我给你买了早餐。”索尔从书包里拿出还带着温度的早餐,邀功般的笑着“都是你喜欢吃的。”


洛基不情愿的拿过早餐,今天是冒着热气的草莓派,洛基最喜欢的那家甜品。他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只不过速度放的很慢,很慢。


索尔抬腿几步追了上去,他们两个并排走在一起,索尔没有像以前那样搂着洛基的肩膀,也没有像个多动症一样在洛基的身边转来转去,他显得很局促,很拘谨。


“我……”索尔犹豫了很久,还是开了口“洛基,我喜欢踢足球,这算是我的梦想。”


我讨厌你。


“我也喜欢各式各样的垃圾食品。”


我讨厌你。


“我喜欢和朋友们聚在一起,运动,交谈,都让我身心很愉快。”


我讨厌你。


“我喜欢晴天,漫威的漫画,约翰叔叔家的大金毛犬,街角那家打折店。”


我讨厌你。


“我喜欢游戏厅,热血刺激的东西,不管是社交打架还是和老师顶嘴。”


我讨厌你。


“我是如此的喜欢着我的生活。”


我讨厌你。


“可是这些所有的喜欢加起来都不如喜欢你的十分之一多。”


我…


“我喜欢你,洛基。”索尔紧张的摸了摸鼻尖“没有你我什么都做不了。”


洛基只觉得像穿越了一个梦境,这条小路被无限拉长模糊,变成了他家结满苹果的后院,小索尔撅着屁股翻墙头进来,时间和空间不断被颠倒重合,苹果的香气和草莓派的热气颠覆交融。他们两个分着从洛基家摘下来的苹果,索尔那张满是苹果汁带着鼻涕的脸正义又耿直:“你看起来太寂寞了,我做你朋友吧,以后我陪你。”


声音隔着时空在混合。


“洛基,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超喜欢。”


洛基快步走在前面,背对着索尔吸了吸鼻子,使劲眨巴两下眼睛,平复了好久才作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回头:“我讨厌你。”


索尔扬起一个超治愈系的微笑:“哦,这没关系。”


说着他走上前搂过洛基的肩膀,小声商量:“鉴于今天我们刚和好,逃课去游戏厅庆祝一下怎么样?”


洛基在索尔有力的臂弯下,厌烦的皱起眉头,语气不善:“只能逃一上午。”


“走喽走喽。”


同学聚会临近结束,大家三三两两的出了门,洛基看着醉倒在那的索尔一阵头疼。


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这个醉鬼拖回车里,坐在驾驶位休息的洛基借着车里昏暗的灯光,悄无声息打量着这个男人。


瞧瞧这没品的睡相。


瞧瞧这呼噜声。


身上西装还是他帮他搭配的,索尔的审美简直是灾难。


他和索尔还是像一个两极,索尔爱生活,爱运动,爱小动物,爱垃圾食品,对所有事情都抱着极大的热枕。


洛基讨厌索尔热爱的一切,他不喜欢运动,不喜欢小动物,也不明白为什么索尔有挥发不完的热情,就像索尔不懂搭配,欣赏不来音乐剧,对莎士比亚的了解也只来自于学校的课本一样。但他们还是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未来还要在一起更多年。


“我讨厌你,索尔。”洛基说。


躺在那的索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满嘴都是酒气,他露出了一个像极了十几岁的傻笑:“我也爱你,洛基。”


真是自以为是的笨蛋。


洛基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转头威胁道:“要是吐在车里,接下来一个月的家务全是你一个人解决。”


索尔立马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过了一会索尔不怕死的发问:“你当年真的为我得过抑郁症?”


“滚!”


【end】

评论

热度(214)

  1. 与咸。YRX精病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