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志

我超好相处的!

【混同】我们之中出了一个人类

我的天两个cp在同一个文里...感动到快死了...

九不告诉你:

X战警 & 星际迷航


小天使,小夜行者,小舰长,小大副,大家都八九岁,小男孩们热烘烘的友谊。


给亲爱的细细 @蜜分 ,生日快乐!靠爱发电匆匆赶完了,虽然还是迟到了……丢给你就跑!不好吃也不要告诉我((((


 


 


1.


花园大街有新住户搬来。小沃伦放学后骑着滑板车从搬家车旁经过,多瞥了一眼。院子里站着一个穿机车皮夹克的男人,和几个刚卸下的打包箱。


没一会儿滑板车又装作不经意地往回驶,缓慢经过那户人家。那个男人拎着一个儿童头盔——说明一定有小孩儿。沃伦伸长了小脑袋张望。但当一个金发男孩儿忽然从屋里钻出来时,他惊得没头没脑快踩了几步逃掉了。到达街角的冰淇淋车后,他又有些懊恼。他并不想一个人来吃冰淇淋。


可第三次,当沃伦昂首傲视,骑着他的坐骑•沃辛顿四世滑板车经过新住户院子外头时,搬家车已经不见,院门也关上了。沃伦把整个上半身挂在滑板车前,晃着两条小胳膊没劲儿地划走了。


 


2.


第二天那个男孩儿就转到了沃伦班上。


他叫吉姆,沃伦听他站在全班面前自我介绍。他的蓝眼睛亮亮的,像星星一样。吉姆是在星舰上出生的孩子,养父是个医生,刚从星舰上辞了职,带着他搬来这里。星际舰队听上去酷极了,沃伦暗想。他们放学顺路,一前一后走着,沃伦偷偷往后瞄,吉姆先跑上来笑嘻嘻地打招呼。


两个精力充沛的男孩儿迅速打成了一片。长期以来沃伦是花园大街唯一的捣蛋鬼,跟在他屁股后头有一串儿乒呤乓啷气急败坏的抱怨。现在他有了一个小伙伴,恶作剧忽然不再重要,又变得更加有趣了。每天下午两三点,两个小不点放了学,和同学们踢完球在车站大道前分别,一路热烘烘沿着大街继续踢球往回走,玩玩你追我赶的枪战游戏,或是挤着脑袋用玩具兵人对打,把黏糊糊的冰淇淋吃满脸和胸口,最后在吉姆家门口挥别,各自甩着汗津津的外衣蹦蹦跳跳推开家门。


有时候吉姆会在夜晚来敲沃伦的窗户,他们从天窗爬出来,躺在屋顶认星星。吉姆是这方面的小能手,这颗星星他去过,那颗星星他也去过,可他并不能记全所见的全部星系的名字,他的小脸苦恼地皱在一起,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忽然舒展开来——“走,我们去找斯波克,他一定知道!”


 


3.


斯波克和吉姆差不多是同一时期搬来镇上的。


斯波克和他妈妈住一起,据说他爸爸是个外星人——这太酷了,沃伦又想。他看上去就有些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那对尖耳朵。吉姆管他叫小尖。吉姆早在星舰上就认识他了。


星舰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沃伦很好奇。他问吉姆,星舰上看到的星星和在地球上看到的一样吗?吉姆会翻出一本天文百科图画书,摊在地上指给他看那些五颜六色的巨大星体。它们长得和夜空里一点也不一样。


沃伦忍不住要羡慕,他们都是上过天的孩子,而他顶多能在圣诞节穿越大陆去祖父家时,把脸贴在飞机的小窗口看云朵。又或是在荡秋千时,奋力把自己送得老高,假装要飞起来——他太想飞起来了。


这个时候只有吉姆会乐得嘎嘎尖叫和他一起闹。吉姆也喜欢把秋千蹬得半天高,和沃伦卯着劲儿你争我赶,比谁荡得更高。斯波克就绝不会这么玩,他只会在边上提醒他俩注意安全。


吉姆边荡秋千边兴奋地朝沃伦喊,他长大了要飞去外太空,成为一名了不起的舰长。沃伦还没想好长大要干什么。不过他一定要去搭一次吉姆的飞船,亲眼瞧瞧那些星星近看是不是亮晶晶的。


 


3.


科特刚来镇上时,英语都说不利索。


科特的老家在另一片大陆,他第一次远离家乡,对这里的一切都好奇得紧,可又格外害羞,不敢轻易和人搭话。他老早就发觉自己长得和别人不同,他的肤色很深,又伸手不见五指,从来没碰上哪个小朋友像他一样,在这片大陆也没有。他不免有些失落。课间休息时他躲在树下的长凳上,像是要把自己贴进树荫里,不敢贸然加入同学们嬉笑打闹的队伍,呆呆看远处的沃伦和吉姆把秋千荡得老高。


科特可羡慕沃伦了。沃伦长得就像画报上的小天使一样,有着金色卷发和甜甜的苹果脸蛋儿,在唱诗班站最前排那种。还有吉姆,吉姆也十分好看。吉姆和沃伦,就像两个小天使,他俩一定特别受欢迎。


科特双手支住脸颊,陷入了甜甜的羡慕,完全没注意到吉姆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边上。


 


4.


吉姆在科特来的第一刻就注意到他了。他跳下秋千,跑到树荫下,一屁股挤到科特边上,把走神的科特吓了一大跳。


“我叫吉姆!”吉姆晃着两条小腿兴冲冲对他说。“科特。”小蓝人心虚地往后挪了挪。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吉姆笑得明晃晃的,没等科特答应就拉着他巴拉巴拉讲起来,从自己刚来镇上的见闻,到班级里的同学,到喜欢的卡通片和游戏。末了吉姆好奇地问科特,你是外星人吗?


科特被吉姆跳跃的思维弄得晕晕乎乎,他费力地试图跟上吉姆动个不停的嘴皮子,但只听懂了最后一句——不,他小声说,把头埋得低低的。吉姆一定是觉得他长得过于奇特了,甚至不像个人类。


可吉姆一点儿没注意他的反应,反而高兴地抓住他的手,“我有个好朋友,他就是半个外星人,他是绿色的,和你一样酷!你们肯定会成为好朋友。我带你去找他玩!”


科特抬起头看吉姆亮晶晶的眼睛,发现他是认真的。


 


5.


科特和斯波克——按吉姆的叫法,是小蓝和小绿——被莫名其妙拉到了一块儿。


“斯波克!这是科特;科特,这是斯波克。”


斯波克朝科特打招呼的方式是一个奇怪的手势,科特懵懵懂懂跟着做,好在这对他的三根手指来说一点儿也不难。科特并不觉得斯波克真的是绿色的,比起来明显自己更怪一些,他不住地抠腿边的裤缝,难为情得想从两人面前消失成空气。可斯波克也有一双尖耳朵,他偷偷瞄了几眼,心里生出一丝丝难得的亲切。


“我不是外星人,我,我生来就是这个样子……”科特鼓起勇气解释。


斯波克注意到他的窘态,意识到吉姆可能说了些不恰当的话。他平静地安慰起科特来。他的表达方式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过于老成了,科特分辨这些复杂的句式和生词十分艰辛——什么是逻辑?什么是基因?他刚刚说的是英语吗?


吉姆大大方方拍拍科特的背,翻译给他听:斯波克夸你的耳朵很可爱,因为他不好意思夸自己的耳朵很可爱。


科特有些当机。斯波克一下子绿了脸,严肃地告诫吉姆不可以这样扭曲自己的本意。吉姆朝他做鬼脸,愉快地和他拌起嘴来。


原来斯波克真的是绿色的啊,科特懵懵地想。他头一回带着感激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这下他是不是有了两个朋友?


 


6.


吉姆也喜欢摸科特的耳朵。


吉姆总是在他趴在课桌前捉着笔费力练习写字时跑来摸他的耳朵,好奇地用手指轻轻捏他的耳朵尖,边捏边夸科特,同时抱怨斯波克就不给他摸,特别小气。


科特怪害羞的,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吉姆。吉姆并没有恶意。他大着胆子问吉姆,可不可以也摸摸看吉姆的耳朵。吉姆爽快地把自己的小圆耳朵凑过去,科特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捏了捏,普通人类的耳朵尖软软的,是光滑的。


科特欣喜又腼腆地笑起来。吉姆一个坏笑,趁他不备,忽然伸出两只手去扯他的耳朵。两个男孩儿咯咯笑着打闹在一块儿。似乎嫌不够闹腾似的,沃伦正好抱着午餐盒来找吉姆。他对眼前的场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捣蛋队友一个眼神他就明白了,抛开午餐盒大叫着“我也要捏!”加入了混战。


三个人嘎吱嘎吱闹做一团。科特被两个小天使挠得眼泪都笑出来了。他心想,可千万千万不能给他们知道,自己还有条尾巴。


 


7.


很快吉姆就转移了对科特耳朵的兴趣,因为沃伦背上开始长包了。


一开始那有点痒,有点疼,鼓出一块儿,像长牙一样,硌得沃伦晚上睡不安稳。几天后一点软骨从里头顶出来,秃秃的。沃伦想尽办法把胳膊往背后抻,又挠又摁,还拉吉姆帮他瞅瞅那是什么。吉姆拿小手摸摸那块骨头,也说不上来,他翻遍了自己所有的动物图鉴也没找到答案。


两天后,沃伦使劲摸到的那块秃骨头忽然变了手感。


“吉姆!吉姆!”他飞奔到吉姆家,向开门的麦考伊医生道过早安,直直飞奔向吉姆的房间,胡乱扯掉T恤给小伙伴看自己的背。


“你要变成天鹅了!”吉姆惊呼。


“哈?”沃伦一脸疑惑。


吉姆把他推到卫生间的镜子前,让他背对着镜子,又拿了一面镜子贴到他跟前,“你看,是羽毛!”沃伦定睛一看,那块骨头上果然覆满了细小的绒毛。可没等他看仔细,吉姆又拉着他噔噔跑到书架前,爬到椅子上,取出书架上头一本厚厚的书,庄重地摊在沃伦面前。沃伦有些紧张地咽了口水。吉姆像个经验十足的专家一样翻了几页,指着其中一段抬起头来看沃伦,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你听说过王子变天鹅的故事吗?”


 


8.


沃伦一度相信他真的要变成一种飞禽了。那种在水面上扑腾扑腾,赶人的时候特别凶狠,叫声嘎嘎响的动物。他摸摸自己的脸,忍不住呱了两声,他以后也要用这种鹅语了吗?他的嘴巴会变成扁扁的鹅嘴吗?噢,还有他的手——沃伦把手从小脸上揭下来——它们会变成鹅掌吗?他还能用它们来打游戏机吗?他曾经做梦都想飞,这就是会飞要付出的代价吗——不能再打游戏了?


吉姆表示如果他变成了大白鹅,他会用老骨头的信用卡去网上给他买荨麻衣服,好让他变回来。可万一在那之前他被盗猎者一枪打下来了怎么办?他们会扒了他的毛,烤了他的肉,撒上盐和胡椒粉吃进胃里,完全不知道这只鹅曾经是一个鲜活的小男孩。


一个鲜活的我。想到这里沃伦脸一瘪,伤心得哭出来。吉姆跑上来关切地拉住他的手,问他怎么啦。


“答应我你不再吃烤翅膀了。”沃伦抽抽搭搭地说。


 


9.


麦考伊医生很纳闷吉姆为什么不吃鸡翅膀了。他今天下班得早,特地去超市买了速冻全鸡和填充佐料,准备给小家伙改善一下伙食。晚饭时他把一只大鸡翅分进吉姆的盘子,可男孩儿别扭地用餐刀划拉着盘子里的食物,说什么也不肯吃。


“我答应过沃伦的。”吉姆认真说。


问清原委后,麦考伊医生往吉姆头上摁了一巴掌,让他的养子把沃伦领来给他瞧瞧,虽然他十有八九已猜到真相。吉姆这才恍然记起他的养父是个医生的事实,赶紧飞奔去找他的小伙伴。


麦考伊医生给沃伦检查了背部,拿三录仪往他周身晃来晃去,还从他指尖抽了血,最后他告诉沃伦:


“你不会变成天鹅的。你只是变种而已。”


变种在这个世纪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概念。只不过变种人分布稀疏,没有那么常见罢了,认知教育也不是很普及。


“哈?”沃伦又露出了那种疑惑的呆脸:可是我家里人都不变种啊?他和吉姆呆呆对视一眼,下一秒两个男孩抱头哇哇痛哭。


“我不会变成鹅了!”


“你不会变成鹅了!”


麦考伊医生扶住了额头。真不知道这些小脑袋瓜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10.


知道自己变种后,沃伦也不藏着掖着,咔擦咔擦往每件T恤背后剪两个洞,把两团小翅膀揪出来,骄傲地挺着胸脯到处走——对,他背后的两团毛球已经化出明显的翅膀形状,可以被称之为翅膀了,虽然还小小的,仿佛小鸡仔的胳膊,只能软软扑腾。


同学们纷纷来围观他的翅膀,都好奇地想摸一摸,一开始沃伦很爽快,后来他也不答应了。他可不想他的小翅膀毛都没长全,就被摸秃了。


科特没有摸过。科特总是远远地,怔怔看他的翅膀,羡慕极了——沃伦真的要变成天使了呀。并且终于,他不是唯一一个长出奇怪部分的人了。


没错,科特也有个小秘密。他有一小截尾巴,柔韧细长,灵活得像鳝鱼。更小一点的时候,他总是疑惑,为什么别人没有尾巴呢?他费力地追着自己的尾巴满地转圈圈,努力想要看清楚它是怎么长出来的。每次出门他都把尾巴紧紧贴在背上,再用裤腰带勒住,藏得好好的,谁也不知道。可现在他有点儿动摇了,说不准让人知道也不会是个坏事儿呢?


他又很忐忑,万一大家更喜欢沃伦,而不那么喜欢他呢?


 


11.


科特的秘密暴露在一个夏日午后。


活动课上孩子们在草地和操场上玩耍。忽然一个小姑娘尖叫了一声,指着学校里最高的那棵树,那里有一只小雏鸟堪堪挂在鸟窝边缘。在大家发出抽气声前,科特砰的一声消失在原地,又砰地一声倒吊出现在树上,双手接住了那只跌落的小鸟。他的尾巴缠在树枝上。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科特小心翼翼把鸟儿放回窝,瞬移到地面,大家争先恐后涌上去团团围住了他们的小英雄。“这是真的尾巴吗?”“我可以摸摸吗?”“我也要摸!”


吉姆特别兴奋,之前他从老骨头那里听说了好多变种人的事,没有想到,现在他身边已经有两个啦。“你看过机器猫吗?他有一个任意门,咻的一下可以随便去哪里。你也可以随便去哪里,你知道这有多棒吗?”吉姆搂着科特的肩膀给他害羞的小伙伴打气。他还想自豪地说,他的小伙伴比机器猫要厉害,光是手指头就比机器猫多。


 


12.


沃伦很不高兴。并不是因为科特忽然变成了孩子们的焦点。


沃伦戳着科特问,为什么要把尾巴藏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骗我们?


科特低着头拧自己的尾巴,“我,我没有骗你们……我以为,我以为……”他已经长得够古怪了,还有一条尾巴。百科全书上说,只有动物才保留有尾巴。他怕小伙伴们知道他的尾巴后,再也不和他玩了。


斯波克马上反驳了他的说法:一些外星种族也有尾巴,这并不是件值得羞耻的事。


“哇哦,”吉姆瞪大了眼睛,“难道科特也有个当驻地球大使的老爸?”


科特慌忙摆手,小脑袋直摇。沃伦往他尾巴尖上揪了一把,才重新获取了他的注意力。


“总之,不许藏起来!”沃伦努力挤出一个凶凶的表情。


科特可怜巴巴地朝他点头。


“把胸挺起来。”沃伦往他背上拍了一巴掌,像个小长官。小蓝人战战兢兢挺直了背,这下看上去终于和沃伦差不多高了。


这才对,沃伦满意地想。以后他出门玩一定要喊上科特一起,让全镇子都知道这是他的变种人小伙伴。


 


13.


沃伦那两团小翅膀在以肉眼可见速度长大,他不得不把T恤上的洞都再剪大些。一个月后,它们已经长宽到,舒展开来可以占据公交车上两个并排座位了。


沃伦一直在琢磨怎么使用这对翅膀。他使劲儿扑扇翅膀,却不能真的飞起来。吉姆和科特在他翅膀底下用大扇子使劲儿扇风,也没能让他飞起来。沃伦下定决心,他不得不用上最后的绝招了。


他喊来了吉姆和科特,合力把院子里的蹦蹦床哼哧哼哧拖到阳台下。斯波克没被喊上,他知道斯波克肯定会反对这个计划——他信心十足地跑到阳台上,捏住鼻子,在小伙伴们担心的眼神中一鼓作气往下跳。


嘭——


蹦蹦床,而不是翅膀,让他飞上半空打了个转儿。


沃伦不气馁,一骨碌滚下来,又爬上了阳台。持续了十来次之后,这次试验最终以三个孩子扑进蹦蹦床上尖叫玩闹而告终。


 


14.


沃伦是个有韧劲儿的孩子。他每天坚持飞翔练习,甚至多爬了一层阳台,但结果总是无一例外把自己摔得浑身酸痛。为此他还特意请教过科特是怎么学会瞬间移动能力的。


科特努力回想了很久,他记不清晰,从记事起他大概就会瞬移了,但他一直缺乏锻炼,到现在也控制得歪歪扭扭不算太好。他有些愧疚不能帮上忙,低头笨手笨脚地撕开又一个创可贴,啪地粘在沃伦的翅膀上。


也许是他站得不够高,不够勇敢,沃伦想。他连站在游泳池的跳板上都思索着跳下去会不会飞上来,尽管下一秒他通常会变成一只落汤鸭。最后他决定冒个大险。


他让科特把自己送到了小镇上最高的一棵山毛榉顶端。


科特心惊胆战在树下仰头望着沃伦,他打从心里不同意这个计划,但是他拗不过沃伦。沃伦满不在乎地表示,就算他飞不起来,也会有科特接住他。科特感到更惊恐了。


阿门,科特努力安慰自己,沃伦可以掉在他身上。有他垫着,起码不会那么疼。


沃伦在大声倒数了。科特紧张得在胸口直划十字——可他怎么没数完就跳下来了?!啊啊啊——几乎是一瞬间沃伦就冲到了他眼前,科特吓得都来不及动作。然而就在沃伦要撞上他之前一刻,那双翅膀张开来,奇迹般托住沃伦滑翔开去。


小蓝人瘫坐在草地上,他吓坏了,胸口砰砰直跳,又惊喜不已,沃伦开心得大叫一声,差点要唱起来,他飞得摇摇晃晃,在空中转了个身,兴奋地朝科特俯冲过来。


“Give me five!”


科特高兴地将两条瘦胳膊举过头顶,伸出六个手指头。“我有六!”


沃伦大笑,他抓住科特的两只手,一使劲儿,把他也带离了地面。


 


15.


自从沃伦能飞起来后,吉姆老围着他转,“沃伦!沃伦!带我飞!”


沃伦真的能飞了,不仅能飞,还能带上乘客,他做梦都会笑醒,他再也不用靠秋千啦。现在他俩恶作剧完,沃伦就可以带着吉姆飞离作案现场,谁也抓不着,两个淘气鬼得意极了。更得意的是沃伦,在他能搭乘吉姆的飞船前,他可以先捎吉姆上天了,哇哦。


科特也想飞,但又感到迟疑。自从沃伦第一次会飞时没轻没重地试图带他上天,没两步就让他摔了个狗啃泥还拖着他在草地上犁出一道坎之后,他对上天这事儿就有点幻灭。吉姆知道原因后,转了转眼珠子,决心帮帮他的小伙伴。


 


16.


这是个晴朗的周日上午。科特左手一块抹布,右手一块海绵趴在屋外擦玻璃,他的小尾巴也卷着一块抹布擦得欢快。两个黑影从空中慢慢靠近,忽然一把捉起科特的尾巴,把他拽到了空中。科特惊吓得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上帝啊,沃伦!吉姆!


沃伦使出吃奶的劲儿扇动小翅膀,他底下吊着一串儿,他兜着吉姆,吉姆抓着科特的尾巴,一伙三个歪歪扭扭逃离现场,飞两下还不时从空中往下滑一段。科特吓坏了,胡乱大叫着捂上眼睛。计划得逞的吉姆快乐地和沃伦发出胜利的喝彩。他们就这样不由分说,闹哄哄地绑走了科特。


 


17.


斯波克在家里写作业。他的耳朵捕捉到一些异样的吵闹声,一转头,窗外远处一串儿小伙伴从空中飘过去。斯波克在心里叹了口气,又回到功课上。


不一会儿他听见有人敲窗户的声音,这可是三楼——他扭头一看,三张小脸紧紧贴在玻璃上,鼻子嘴唇挤得扁扁的,正中间的罪魁祸首正努力朝他扯出一个灿烂笑容,被挤扁得傻兮兮的。


斯波克面无表情打开窗户,三个小朋友轰隆掉进他的房间,科特被压在最下面,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沃伦一巴掌撑着他的脑袋爬起来,咧开嘴,伸出左手朝斯波克打招呼,又赶紧用另一只手往中指和无名指之间掰了一下。吉姆则蹦起来直接给了斯波克一个大拥抱:“斯波克!我们来绑架你,哦不是,我们一起去玩吧!”


“我还没完成老师留的阅读作业。”


“我知道,”吉姆嘻嘻笑着一手揽过一个小伙伴,三颗小脑袋撞在一起,“你看,你是想要飞过去呢,还是瞬间移动过去呢?”


最终他们在小镇外的森林公园里度过了这天。科特挽起裤腿站在浅浅的溪水边试图用尾巴捉鱼,斯波克坐在野餐垫上静静看书。两个金发的小天使在水里打水仗,一言不合就开始合力攻击科特,把他吸引来的鱼儿都吓跑了。


 


18.


他们就这样无忧无虑度过了整个童年尾巴和青春期的开端。


斯波克是最先离开的,他遵从父亲的指示,回到母星去接受教育。他将来肯定会做出一番大事业,伙伴们毫不怀疑。吉姆报考了星舰学院,他被破格提前录取。离开前一夜他和沃伦坐在屋顶上喝啤酒,他现在能说全所看到的所有星系了,而沃伦也学会了飞,他说不上来这些年他蹭了沃伦多少趟免费搭乘,但是沃伦可没忘记他许诺的一次超酷的星空旅行。他们碰了碰啤酒罐,“舰长。”“天使长。”


科特想去州立大学的神学院,也如愿以偿。


花园大街上又只剩沃伦一个人。


不过很快,他也要扬翅起航了。


 


Fin.






补充:


1. 吉姆my小天使!


2. 初衷是看小吉姆和小沃伦两个金发小天使,小蓝和小绿两个尖耳朵的画面


3. ↓寿星表示小蓝和小绿俩孩儿坐在一起可以安静地度过一整天,这画面感我好喜


4. 按原计划本来没有结尾最后一句话,看起来有点儿太不合气氛了就…(



评论

热度(309)